还原“巢客系”长租平台爆雷史 监管仍在路上


做中国最大的公寓运营商,为住客打造更好、更安全、更舒适的居住环境。”——跟这句对外宣称的口号相对应的,是透过门窗可见的满室狼藉,文件资料遍地散落,桌上放着外卖餐袋,奶茶的酸臭味门外可闻,以及大门口醒目的警方封条。

这里是长租平台“巢客”位于深圳的一家分公司总部,第一财经1℃记者来此探访时,见到了许多来此讨要租金的房东和租客,自8月底该公司爆雷以来,这已是常态。近段时间以来,多家长租公寓品牌出现爆雷,波及西南、华东以及华南等全国多个省份。

据1℃记者多方调查,在这批爆雷的企业中,反复出现带有“巢客”标识的公司,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巢客”在全国多地扩张,现已构筑了一个庞大的“巢客”体系长租公司网,关联企业保守估计达20余家。

据1℃记者调查发现,“巢客”背后的掌舵人操盘人熟谙长租平台经营之道,据1℃记者调查发现,他们甚至可能通过雇佣大批农村年轻人进入公司担任股东、法人以及高管等,充当“白手套”。“巢客”旗下公司在某城注册后,以高薪聘请业务员火速开展收房、出租业务,囤积大量房源和租金,在遭遇负面投诉的情况下,这些公司又通过不断更换注册地址、法人高管等方式巧立名目。在当资金链断裂这些“白手套”跑路后,只剩下无数房东和租客上演“斗智斗勇”,而幕后控制人依然不见真面目。

(深圳寓意办公室人去楼空。1℃记者吴绵强摄)

快速崛起“秘籍”

在消费需求、政策红利等多种积极因素共同作用下,近5年来,长租公寓市场快速增长,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长租公寓品牌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多位业内人士看来,“巢客”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生长出来”。

当众多房东和租客涌入位于巢客杭州总部西子国际C座的办公室主张权利之际,外界殊不知,距此15公里之外的杭州经开区万亚名城才是“巢客系”的起点。综合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以及天眼查数据的工商资料显示,2018年10月,一家名为杭州巢客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巢客”前身,下称“巢客代理”)的房租中介企业在此成立。

据1℃记者调查,巢客代理成立之后,这家公司的业务网络,在全国多地铺开。2019年,巢客代理在苏州、武汉、成都、天津和华东等地均开设了子公司。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4月、6月、8月、9月,巢客苏州、巢客武汉、巢客成都和巢客天津先后成立。这些公司的注册资本均为1000万元,且均为巢客代理的子公司。

2020年1月,巢客代理又在合肥、华东等地分别成立合肥寓意公司等企业。武汉疫情城市解封后,“巢客”体系继续扩张。2020年5月,深圳寓意物业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寓意”)成立。

工商信息的股权资料清晰记载:巢客代理在2019年7月,更名为巢客遇家,2020年3月,更名为适享科技;这些“巢客”体系内的子公司在一开始设立时,全部由巢客代理、巢客遇家或适享科技全资持股,且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监高等人员均高度一致。

1℃记者发现,巢客代理的经营范围有“房地产中介服务,房屋维修,家政服务(除保姆中介),保洁服务,物业管理,酒店管理”等,其注册的系列子公司亦从事这类业务。

“随着政策等原因,以及各地对公寓租赁的刚性需求,从事长租公寓的企业在全国各地喷涌出现,而很多实际从事长租公寓业务的企业,其实在行业内并没有很标准的经营模型。这类企业往往注册为生活服务类、酒店管理类公司,且不需要特殊的资质备案。”一位长租公寓机构创始人告诉1℃记者。这也是“巢客”可以快速在各地落地的原因。

在注册落地之后,如何快速做大业务?“巢客”也有着自己的诀窍。据1℃记者调查,“巢客”企业在各地展开业务时基本都是采用快速招兵买马,高薪扩招销售业务员的套路。

猎聘网上至今仍挂着巢客苏州公司的招聘广告,“招聘团队经理,底薪6500元,提成按照团队‘15%-20%’计算,提供‘高底薪+高奖金’,综合薪资15k+。”

网上也流传有巢客武汉刚成立时的招聘广告,“‘薪资待遇:无责底薪+提成+绩效+满房费’,综合收入6000~12000元,‘公司福利:五险一金+年终奖+带薪年假+带薪培训’。”

最近,1℃记者独家获得的一份深圳寓意7月份的员工工资发放单显示,这家今年5月刚成立的企业,在短短两月内,就招来了400多人的业务团队,有的主管岗位员工收入较高。

“这么高的收入,直接‘秒杀’我们同行业的所有中介公司。”在国内从事长租公寓的王选(化名)告诉1℃记者,正是如此高薪才吸引了大量年轻人过去充当业务员,大家如想赚更多的钱,就会迅速开单。

其次,招来业务员后,“巢客”旗下公司再通过“高买低卖”的方式吸引房东和租客,继而业务快速做大。“这类公司就是利用了人们的贪心,房东贪图租金高,租户贪图租金便宜。这样一来,大家都陷入圈套。”上述王选表示。

据1℃记者调查,“巢客”的业务开拓主要以城市总负责制进行,城市总下设城市副总、大区经理、主管以及销售业务员,各地并不分设财务部门。财政大权则统一归口杭州总部,负责员工工资以及房东租金的发放。

以深圳寓意为例,这家拥有400多名员工的企业,拥有1名城市总、1名城市副总,几名大区总和几十名主管,以及200多名销售业务员组成,公司内部亦无财务负责人。

“通过收取大量租户的租金,公司销售体量快速扩大,员工工资仅占公司营收的很小一部分,约占20%,其次是每月房东的固定租金以及日常运营资金。”在“巢客”一家平台公司内部担任要职的员工李刚告诉1℃记者。

正是这样的一种运营模式,“巢客”在各地迅速做大。1℃记者从寓意内部员工处获得的内部资料显示,寓意已进驻深圳,杭州、上海、苏州、合肥、广州、重庆、成都、长沙、天津、宁波、武汉、昆明、西安,开设线下门店500多家、在职员4000多人,“截至2020年6月,已累积管理30000+房源,成为30000+业主和20000+租客的信赖选择。”

不过,“巢客”体系内所有关联公司合计收来的房源以及涉及的租户数量和租金金额到底有多少,目前公安部门仍在统计中。9月8日,1℃记者获悉,深圳警方已于9月2日以“涉嫌合同诈骗”为由立案侦查深圳寓意,因受损人众多,警方已开通网上登记报案渠道,且各地警方亦